新沂信息网
时尚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时尚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寒潭对话_1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0:16:04 编辑:笔名

绝世邪君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寒潭对话

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石的心脏连续狂跳几下,一直到他将下唇咬破,这才令其强行的镇定下来。

只见,刚刚还透彻无疑的碧水寒潭,在紫玲莎侵泡其中以后,猛的升起股极为阴邪之力,一时间连寒潭都被感染成漆黑之色。

那黑色,黑的让人恐惧,它并不像是夜空般那样,更像是只有深远地府,关押那些鬼魂的地方。

黑的,如一双眼睛,如一双恶魔的眼睛。

“额啊啊!”紫玲莎在痛苦中。

“小子,这小丫头体内的邪气被寒潭给激活了,快,快将碎雪杜鹃激活,融入到寒潭当中,不然,这小丫头必死无疑!”邪魔对这黑色的邪力也是分外忌惮。

秦石闻言不敢再去多想,牙关紧咬,双手用尽全力的撑起:“额啊啊啊!!!”

他狂喝:“破!”

轰隆隆!

一瞬间,碎雪杜鹃终是被秦石的力量给震碎,化为漫天如雪花般的晶莹粉末,在这些粉末中传递着极为纯粹的寒力。

感受着那彻骨的寒,但粉末落入到寒潭当中,那漆黑如斯的寒潭似乎在被平复下来,当然,也仅仅是平复,不在波澜而已,那黑暗还是在寒潭中无法散去。

邪魔长吁一声:“这邪力,已经被碎雪杜鹃控制住,封在这寒潭里,接下来,就要靠这小丫头自己了,看她的毅力是不是足够坚定,能够战胜这邪力吧。”

听闻其言,秦石举目,目光凝视着那寒潭中的单薄倩影,莫名的,他从这倩影身上,感受到无尽的孤寂。

那种孤寂,是他不敢想象的,他无法想象在一个单薄的女孩身上,为何会有这种孤寂,从小到大,她究竟经历过什么,才能让她变成这样,在外无比坚强的她,谁又知道内心中,她有多么的脆弱呢?

不由的,秦石嘴角上扬,露出抹淡淡的浅笑:“会的,一定会的,她不会有任何意外的,而且……她以后,也不再是一个人。”

邪魔愣了下,旋即不禁苦笑:“小子,说这话,你不怕你那三个小娇妻听见,和你拼命啊?”

秦石白了邪魔一眼:“你想什么呢,我和玲莎只是朋友,是没有任何杂质的最真挚的友情,我会以朋友的身份始终陪伴她。”

“是么?”邪魔古怪的嘲弄一声,哼了哼:“是不是朋友,我想不用我说,你心里最清楚了吧?这小丫头对你的心思,除非你傻,不然我不信你察觉不到。”

“我……!”张了张嘴,秦石试图反驳,然而话到嘴边的时候,一时间却是哽咽在嗓口中了。

是啊,紫玲莎对他的心思,他是不可能没有察觉的,不谈当年在赤炎时的谋面之缘,那时,单单是这近两年中,紫玲莎不知多少次救他于水深火热之中,甚至几次的为了他险些丢掉性命,这些

,这点点滴滴,他都看在眼里,毕竟他不是冷血无情之人。

只是,就算明了,他又能如何?

他说过的,他不会再对不起那三个女孩了,这些年来,他已经让她们受了很多的委屈了,所以,他的心里,也注定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,也是因为这样,他只能对紫玲莎装傻。

他苦笑的摇摇头:“那又能怎样呢?她跟着我的话,注定是得不到幸福的,我相信,她总是能碰到合适的。”

“前半句吧,我倒是蛮赞同的,跟着你确实得不到幸福,但是后半句么,我看倒是未必,这小丫头对你的执着,丝毫不比你那三个娇妻要少,甚至,更多。”

闻言,秦石不禁黯然。

这些,他又何曾不知呢?

见到秦石的模样邪魔一愣,吧唧吧唧嘴道:“无聊……!”旋即,他长叹一声:“算了,你也别太过意不去,有些事情注定是要顺其自然的,就像天要下雨娘要嫁人,忤逆不了,我看,这小丫头虽说对你格外在乎,但似乎从来没有想要表达,或是什么回报似的。”

秦石瞪了邪魔一眼,他不安慰还好,他这安慰的,反而让秦石更加自责了,是啊,紫玲莎在他身上,从来都是不求回报的,但这显得他更加的混蛋。

“真是,最难消受美人恩啊。”秦石摇摇头。

两人似乎在这个点上,十分默契的沉默。

过了半响,邪魔才突然道:“对了,小子,有件事,不用我说,我想你心里应该多少也清楚些吧?”

秦石眉头皱起,他似乎极力的在逃避这个话题,无奈的摇摇头:“呵呵,还是没躲开啊,你说的是紫玲莎体内的毒吧?”

邪魔不可置否的耸耸肩:“从这次进入炼域,我相信你应该也看透了很多吧。”

秦石无力否决的点点头,如今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不去面对,就能够逃避开的了,长叹一声:“你是想说,玲莎体内的毒,很可能和凶魔有关对么?”

“不是可能,是一定有关!”邪魔提高分贝的强调,道:“从开始见到这小丫头,我就觉得她很奇怪,掌握多个远古禁术不说,她体内的那邪力连我都无法窥探,这种情况,非同小可,包括她能够察觉到我,我在你体内的力量,是连界境都很难察觉的。”

秦石想想,确实如此。

“这次进入炼域,应该是这邪力要爆发的缘故,我的感觉绝不会错,那邪力中有极强的凶兽煞气,所以我敢肯定,这小丫头,和你一样,和凶魔一族,一定有着密切的关联。”

“那你觉得,会是什么?”秦石问道。

“这我现在还不敢确定,那邪力十分的诡异,而且这小丫头似乎也在极力隐藏,在她体内,有多道封印,让我也无法看透。”邪魔颇为无奈。

邪魔都无奈,秦石便更加无奈了,他所能够做的,就只有猜测,道:“你说,会不会又和溟组有关?”

“不知道,但是不能排除这种可能。”邪魔道。

秦石深吸口气:“既然你都看不透,那就只好像你说的了,让一切顺其自然吧,我相信,终有一天,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。”

关于紫玲莎和凶魔之间,秦石也是充满了好奇,他甚至隐约的猜测到,也正是因为这股邪力,才让这个本该受到万众宠爱的女孩,变的如此孤寂。

邪魔摇摇头:“嗯,只希望,不要朝着不可控的方向转变吧。”

在邪魔心中,有一句话他迟迟未说,那就是秦石对紫玲莎的感情,若真有一天,紫玲莎的邪力爆发,而又和溟组有关,秦石是否能够忍痛割爱呢?

“对了,有一件事,我要提早和你说一下,我劝你最好也做好心理准备。”突然,邪魔变的格外认真。

“什么事?”秦石罕见邪魔这样,也郑重起来。

“就算这小丫头,这次侥幸的熬过这一劫,碎雪杜鹃,也是不可能根治这小丫头体内那股邪力的,碎雪杜鹃所能够起到的作用,和她体内的那些封印一样,只能够暂时的压制住她体内的邪力,而能够压制到什么程度,谁也说不准,但就算达到最佳的效果,这邪力迟早有一天,还会再次觉醒,等到那个时候,就算是再有十株碎雪杜鹃,也不会再起到任何作用了。”

邪魔严肃道。

秦石黑眸猛的一瞪:“什么?”

这一点,是他不敢也不愿相信的,他一直以为只要他能找到碎雪杜鹃,就一定能够让紫玲莎脱离苦海,却没想到竟然只是暂时的压制?

“怎么会这样!”秦石不甘心的捏紧拳,他低喝:“难道,就没有什么办法,能够完全的根治吗?”

邪魔沉吟片刻,摇摇头:“不是没有,只是如今,我也看不透这邪力,所以我也没有任何办法。”

秦石再次黯然,伤神。

吱吱吱!

他的关节不断发出响声,凝望向那寒潭中沉睡的女孩,他在心底发誓:“无论如何,我一定会找到办法,彻底的根治你,你要坚持下去,一定要坚持的等到那一天。”

在接下来的七日中,秦石始终静静的在寒潭外为紫玲莎守关,基本上是没有合过眼的。

他现在,时刻都在担忧。

“邪魔,究竟怎么样了?你能不能告诉我?”

从两人停止对话,邪魔便祭出煞气融入到深潭当中,从外围对其中的邪力进行围剿。

这一点,也是他早就答应过紫玲莎的。

在这寒潭之境,有着足够强大的封印之力,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挥全力,当邪魔的煞气全部涌出体外时,那股强大之力,甚至让整个火山口都在颤动,秦石自己都被吓了一跳。

邪魔的成长速度,实在是太快了。

邪魔撇撇嘴:“你能不能别催了,这已经是今天你问我的第三十几遍了,你还想不想让我帮她了?再废话,我可就不管了!”

“好吧好吧,我不问,我不问,你使出全力就好!”秦石连忙摆手。

“这还差不多!”邪魔瞪了眼秦石,旋即转身再次祭出魔爪,冲着那寒潭中不断涌入强烈煞气。
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路线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专家出诊表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如何
北京首大眼耳鼻喉医院在线专家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收费